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
视力保护:
多个经济大省再现“拉闸限电”,到底发生了什么?
来源:新京报 日期:2020-12-21 字号:[ ]

  这两天,在一场寒潮后,国内一些地方因为电力供应压力而采取限电措施,引发广泛关注。
  如浙江方面发通知要求,省级各有关单位办公区域在气温达到3℃以下(含3℃)时方可开启空调等取暖设备,且设置温度不得超过16℃。
  湖南方面日前同样提到,“今冬明春电力供应存在较大缺口已成定局”,所以将采取错峰、避峰、轮休、让电、负控限电等措施,缓解电力紧缺的问题。其中长沙发改委日前发出有序用电倡议,要求全市所有空调一律控制在20℃以下,不使用电炉、电烤炉等高耗能电器。
  在长沙,出现供电不足导致停电,因为没有电梯,有的市民被迫爬30楼上班。


供需不匹配导致电力紧张是重要原因


  3℃以下不能开空调、空调一律控制在20℃以下,将节能限电工作,细化到具体的空调温度层面,在以往并不多见。
  在长沙的倡议中,不仅要求工商企业要服从调度,还要求广大居民积极配合,对超负荷用电的住户实施短时间内限制供电。这些相当细化的措施,从侧面反映出,今年年底的电力供应确实是出现了异常紧张的局面。
  其实不只是浙江和湖南,像江西、内蒙古等地区,同样出现了电力短缺的问题。那么,为何会出现如此大面积的短缺现象?
  电力供应紧张,首先往往和时节、天气息息相关。
  一般来说,一年之中的用电高峰往往集中在夏天和冬天。今年夏天,因为用电负荷突破电网极限,湖南就对部分工业用户进行了有序用电的错峰调节。今年冬天,普遍入冬早、降温快,取暖需求增大,无疑会加剧用电紧张。
  另一方面,上半年受疫情影响,普遍停工停产,等到下半年经济复苏,尤其是年底,一些企业堆积了不少业绩任务,年底冲量也会加大用电需求。比如发改委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全社会11月份用电量同比增长9.4%,和经济形势的快速回暖形成了呼应。
  当然,对这些地区来说,推出限电措施,一个更直接的因素是,目前国内的电力生产以煤电为主,但因为产业升级、生态环保以及化解过剩产能的因素,煤炭消费总量又有着严格的减量控制,煤炭行业也成为去产能的重要领域。
  如2018年的《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》,就对各地的煤炭消费总量,设定了严格的减量指标,其中浙江到2020年消费总量要下降5%左右。
  而今年印发的《关于做好2020年重点领域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通知》则提出,2020年底全国煤电装机规模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。
  煤炭行业去产能,一批“散乱小”的煤矿关停,自然影响到了煤炭的供应,包括电煤。
  此外,由于贸易环境变化,11月的煤炭进口出现了大幅下滑。同时,煤炭消费总量的控制,燃煤电厂的煤炭用量同样会受到限制,不少落后的煤电机组近几年都淘汰了。
  国网湖南电力副总经理张孝军近期称,受各方面综合影响,今冬湖南省现有电源装机容量可能无法实现满负荷发电。此外,11月30日,湖南全省电煤库存同比下降18.5%,后期北方地区供煤紧张、春运运力受限,电煤储运形势不容乐观。
  和湖南一样因为发电能力滞后,而面临限电风险的还有江西和陕西省。
  实际上对比煤炭产能、发电量和用电量的增长,可以发现它们的增速并不匹配。
  比如今年11月份,全国生产原煤3.5亿吨,同比增长1.5%,而火电发电量增长6.6%,两项增速都要低于9.4%的用电量增长,供需不匹配导致电力紧张,也就不难理解。


“十三五”能源“双控”压力或许也是原因


  在相关公布的通知中,还可以发现一个细节,例如某地涉及到空调温度的相关限电措施,执行时限是本年度年底(12月31日),而非整个冬季。
  这有可能是因为,今年是“十三五”的最后一年,按照规划的控制目标,年底煤炭用量“余额不足”,能源“双控”面临着年终大考的压力。
  前两年,发改委会对各省(区、市)能源消耗总量和强度“双控”的完成情况进行考核,并对外公布考核结果,近两年来未见有公布。但“双控”考核的压力无疑还是存在的。
  以浙江为例,在《浙江省进一步加强能源“双控”推动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(2018-2020年)》中就明确,到2020年,累计腾出用能空间600万吨标准煤以上;完成“十三五”能源“双控”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任务,其中煤炭消费总量比2015年下降5%以上、控制在1.31亿吨以内。
  因此,“十三五”能源“双控”的压力,或许也是一些地方在年底限电的原因。
  而且,能源“双控”是为了推广清洁能源,实现能源消费升级,但清洁能源的推广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,它有着技术门槛和成本限制。
  比如日前举行的湖南电力迎峰度冬动员暨防冻融冰视频会议就提到,一方面是用电负荷的持续上涨,以长株潭地区为例,“十三五”期间用电负荷年均增速达10%以上,然而电源装机容量几乎不变;另一方面,在火电因为电煤供应缺口而受限的同时,太阳能、风电、水电等发电形式,又无法做到稳定持续供应,形成有效的补充。
  《湖南日报》报道,为保证水电持续发电能力,湖南省最大水电运营企业五凌电力水位均需尽量实现高水位控制,日发电量一般需控制在0.75亿千瓦时以下,而风电、光伏发电等不稳定,都难以支撑湖南电网长时间高负荷运行。
  用电负荷持续上涨,然而火电产能没有增量,清洁能源又无法跟上,这无疑也会影响到电力的稳定供应。


能源供应和需求存在巨大的空间错位


  当然,前面提到的这些背景,在全国很多地方都适用,之所以是浙江、湖南等地,电力供应出现严重的紧缺,它们自身的电煤自给率不足也是重要原因。
  作为主要发电燃料的煤炭,产能高度集中在少数省份。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,山西、陕西、内蒙古、新疆四个省区的原煤产量,占全国的比例超过七成。
  用电量向来是经济运行的风向标。经济较为发达的沿海地区,包括湖南这样的GDP十强大省,工业发达,用电量大,对电煤的需求量高。但它们并非重要的能源产地,本土并没有多少煤炭资源可供开采,像湖南八成以上的电煤需要通过外运。
  以煤炭为代表的能源供应,和能源需求存在着巨大的空间错位。中国几项大的战略工程,如西电东送、北煤南运等,正是为了解决这种错位问题。
  但在电煤自主率较低的前提下,不管是从外地调电,还是调煤到本地发电,成本都不低。就前者而言,远距离、大容量输电对技术的要求较高,且中途还会有不小的损耗。至于长距离运煤,还容易受天气影响,尤其是进入冬季的冰雪天气。
  而在煤炭去产能和消费总量控制的背景下,这些高度依靠“外煤”的省市,无疑面临着更大的电煤供应压力,传导到下端的发电环节,自然也会影响电力的供应。
  所以,综合来看,部分地区出现缺电现象,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。既有天气变冷的自然因素,也有疫情之后企业年底满工满产赶单交货的背景,当然,它也是产业转型、能源领域消费升级压力下,部分经济大省电煤供应缺口的一种集中呈现。


对个人用户的干预作用有限


  总体来说,推广可替代的清洁能源,降低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,是未来经济转型的大方向。
  一些地区通过限电来“减煤”,缓解供电紧张,可能的确有突击的成分在,但降低煤炭消费的路径依赖,培养节能意识,确实要有细化到具体指标的决心。
  当然也得看到,一方面,对用电的限制,更应该聚焦公共机构,对个人用户的干预作用毕竟有限。
  另一方面,疫情以来,经济好不容易回暖,要警惕指标层层拆解,压力传导到基层,简单粗暴的拉闸限电,对抗风险能力弱的中小企业造成伤害。



打印】 【纠错】 【关闭
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